【宗伏】《17岁,23岁》17.01

  冷CP嘛,找文太艰难于是就自己开了文,一直也特别想写一个关于夏天和日本乡下的文,夏天嘛,果然还是初恋和少年的最好季节!

----------------------------------------------------------------------------

17.01

 

 十七岁的伏见猿比古,厌世而颓废。

 

  “啧,太阳真刺眼啊。”伏见抬手遮去头顶的一点阳光,低头看了看反光得可以照见自己脸的屏幕,皱皱眉,退出游戏界面,认命地把已经有点烫的移动端揣进兜里。实际上从早上六七点玩到现在,就算不反光,电也马上撑不住了。

  伏见就算活到了17岁,也仍不习惯与人相处,这么多年除了从小玩在一起的发小,最好的伴侣就是移动端。伏见本来的暑假计划是和发小一起泡在游戏厅里或者待在家里打发时间,今年却被父母撺掇回了乡下老家。

  伏见小时候是经常被父母带回老家,这么大了自己一个人回去倒是头一次。随便捡了几件衣服,再顺手拿几本作业装装样子,伏见就拖着行李箱出门了。虽然是暑假,但由于老家在不怎么出名的地方,电车上没什么人,车厢里空荡荡的,只有稀稀拉拉几个人或站着或坐着。伏见感觉到一点不自在的奇怪和一点隐秘的喜悦,远处的山和云快速掠过,隧道里的阴影也飞速掠过。

  啊,是逃出了东京。伏见看着远方渐隐的都市眯了眯眼睛。

  老家沿海,下列车的一瞬,一直黏在身上的潮热好像都不那么明显了,海风带着水汽吹开了伏见稍长的刘海。祖上是经营神社的,并不是有名的伏见稻荷神社,只是当地一个小神社,曾祖是神主,祖母是神社的舞女,年轻的时候也会在祈神的时候跳神乐舞。抛开必须要和既不熟悉也不陌生的祖父母一起生活,平心而论伏见还是很喜欢老家的,这里没有东京那么热,人也不多,沿着山路要走好一会儿才有可能碰到一个人,修建在山上的神社更是人烟稀少,只有在祭祀的时候才可能会有人头攒动的景象。

  祖父家就在山脚旁,老人平常要不在院里下将棋要不就是去镇上散步,日子很悠闲。伏见人生地不熟,也不想去镇子上结识什么人,但整天待在家里不出门抱着移动端实在是很失礼,面对着老人古井不波的脸,伏见张张嘴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刚到的几天弄得伏见实在是很狼狈,和老人们抬头不见低头见,硬生生地要摆出谦逊的脸,伏见知道自己的脸不适合那种乖巧的鬼样子,肯定僵硬地要死。

  第四天晚饭的时候,伏见试着自然提出今年学校夏季研究报告主题确定是神社明天起就出去考察的事,祖父慢悠悠地喝着味增汤,点头表示知道了。换作父母的话,伏见才不会摆出这么低的姿态,但是对于古板正经的长辈,伏见总是没有办法,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祖父才放过了别扭的孙子。不管怎样,伏见从此是过上了“朝九晚五”的写生生活。

  太阳正移,逐渐强烈的阳光始终没有放过伏见,伏见用手斜挡着屏幕,确认了一下时间,还早,不想回去啊。伏见舌尖抵着上腭再次发出了一记响亮的啧舌,随后躺倒在树下的大块岩石上,岩石已经被日光晒的温热,熨烫着后背很舒服,特别是打了几个小时游戏后一直僵硬的肌肉。

  这个点,那个人该过来了,伏见闭着眼睛想。那个人,是伏见这几天颓废生活唯一可能的见证人,一开始伏见并没有很在意,只当是运气不好在山上撞见人了,认命地暂停游戏躲到一边,毕竟早起跑到山里打游戏并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对方似乎也没有注意很快就走过去了。但过了几天,伏见发现自己一定会在某一局固定的游戏画面暂停时,忍不住划下界面,看了眼时间。啧,这每天来得可真准,伏见有点懊恼地想,这大概可以归功于自己规律的游戏时间和对方规律的散步时间,啊啊啊这是个老头子吗。

  那个人路过的时候总是会隔着几棵树,看不清正脸。最开始伏见坚定不移地认为对方是个老头,是因为来人不光是老人家一样雷打不动的作息时间,而且总是穿着和服和木屐。伏见对某种微小的事物总是有特定的敏感,他能够凭借木屐踩在树枝和泥土上特有的“嚓嚓”声判断是人还是路过的动物,尽管那样的声音十分细微难察,但对于伏见就好像不知道什么时候小拇指会突然莫名地微微痉挛,微弱,却很奇妙的会被人发现。对方的和服颜色总是藏蓝色、玄色这样厚重庄严的颜色,很符合伏见脑子里对老年人的想象,后来伏见觉得对方可能比他想的要年轻几岁。因为每次的脚步声都是不疾不徐,并没有老年人的迟缓,藏蓝色的身影即便是在阳光绿叶掩映下也依然很挺拔,显得十分凛然。于是,伏见把最终定位定在了45岁。

  对方的存在对伏见来说,在很大程度上充当了闹钟。这回没打游戏,就这样躺着好了,反正对方每次都很识相地走了,伏见想着。夏日耀眼的阳光穿过层层绕绕的树叶时已经被弱化了很多,落在伏见阖着的眼皮上时,只是两三个黄亮的光斑,两三天早起打游戏的困意在被忽视了很久以后突然浮现,是温热的,和日光一样懒散的困意。迷迷糊糊间伏见好像又听见了细小的,和小指痉挛一样的“嚓嚓”声,一点一点,混着林间泥土和树叶,渐行渐近。

  这样的等待好像是日常,等着对方渐近又渐远,就像每天等着日出和日落。伏见等待着脚步的远离,但这回那脚步只是渐行渐近,渐行渐近,不疾不徐,一点一点,混着林间泥土和树叶。伏见无意识地微微绷紧了身子,那细细的“嚓嚓”声停住了,停在多远的地方呢,伏见恍惚间判断不清,也许在几棵树之外,也许在岩石边上,也许在刚好可以看见伏见的阴影里也说不定。风,也是温热的,穿过树叶和树叶,枝丫和枝丫,有很轻的响声,比风还轻的是一声若有若无的低笑。伏见不确定自己听到的到底是真实,还是脑子到点弥补出的幻想,浅眠时,梦与现实的边缘总是那么模糊,想象会像理智一样理所当然地存在,包括那消失的声音,又开始渐行渐远......




—tbc




《17岁,23岁》总目录

评论
热度(20)
©私は水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