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伏】《17岁,23岁》17.03

17.03

  伏见家的神社在山的阳面,宗像家的道场在山的阴面。

  宗像在树蔓之间穿梭,藏蓝色的和服袖子不断抬起落下,木屐的纹理和铺就的石块纹理时不时合在一起,发出像小鼓乐曲一样的声音。伏见跟在宗像身后,不断弯腰、抬手,拂开挡住视线的枝条,啧,真是年久失修啊。

  宗像的本家和道场修在一起,宅子看起来已经经历了漫长的岁月,走廊上的木头颜色很沉,院子里枯山水的白砂也沾染了青苔。室内是极其传统的日式风格,地上铺设草色的榻榻米,角落里搁置竹制的屏风,上面纂刻着名家的俳句,刻痕已然发暗。

  “啧,宗像先生是有钱人家的大少爷吗?”伏见拍打着身上的灰土,挑衅一样发问。

  “准确来说确实是这样,我的先祖曾是镇守一方的大名,但我们一族后来因为战败城破而隐姓埋名,在稳定一些的时期才开设剑道馆来谋生。”宗像没有在意,他在临近走廊的石阶上脱下木屐,将手上一直提着的超大塑料袋放在了内室茶几上,塑料堆叠在一起发出短暂的吵闹声,“进来吧,伏见君,鞋子放在玄关就可以了。”

  在山的阴面,即使是夏日下午太阳日头正盛,阳光也很难照进这方院落,几百年的岁月化为阴翳笼罩在院落里,布满青苔的石灯笼、钻出霉斑的屋椽、发黄脆落的纸扇门,伏见打量着,“与其说是剑道场,不如说像寺庙。”像寺庙一样孤寂、森严,山间潮湿的味道都蹲踞在野草里,伏见耸耸鼻子。

  “这是大族最后的骄傲也说不定,被迫以本该杀敌的剑术谋生,所以不愿被人知晓存在吧。” 宗像正在打开冰箱,传来的声音很平淡,冰箱看起来也是用了很久了,还是很早时期绿漆的外壳,边角部分已经脱落了,宗像要俯下身才能察看,“这个是前几天才清理出来开始用的,只有简单的冷冻。”宗像扭头转向伏见,冰室里的冷气经过常温糊在他的镜片上,一片白雾。

  “啧,别说的那么事不关己。”伏见看见宗像白色的镜片,止住抽搐的嘴角,随意找了个不碍事的角落坐了下来。人,是矛盾的产物,顾及颜面和所谓的家族荣耀,在乎世俗的目光,一生始终被不知名的恐慌控制,带着假面具被动地活着,无趣。伏见歪头靠在墙上,指尖抵在榻榻米上,蔺草虽然泛着旧色,但应该是近期更换过的。“那不是宗像先生自己的家族吗?”

  “啊,抱歉,只是习惯站在客观的角度。”宗像取出上午放入的鱼鲜,在桌上放置的白巾上擦净手,矮身推开橱柜的木推门,取出坐垫,放在伏见身旁,“用这个吧。”

  “啧。”

  “伏见君,喜欢甜点吗?”宗像看起来又在橱柜里找到了什么,端起一个碟子,端到伏见面前的茶几上。明明只是一个小碟子却堆起了山一样高的东西,紫红的,像是红豆泥但好像又混杂其他一些成分不明的东西,在本来就不是很明亮的房间里泛着不祥的红光,“尝尝吧,这是学校里的后辈给的临别礼,听说是亲手做的。”宗像笑着,把勺子向伏见的一方推了推。

  伏见大意轻敌了,“倒不是很介意。”他撇了撇“红豆山”,长时间没进食的低血糖让他降低了警惕性,尽管有些怀疑,但空腹的饥饿感还是占了上风。伏见执起勺子,挖动了“红豆山”的一个小角,上方的紫红物体立即像浓稠熔岩一样缓慢滑动,伏见停了停,送进了嘴里,——冰冷、滑腻甚至还有辛辣,啊,这是怎样恐怖的厨艺。伏见埋下头痛苦地咳嗽,“水,水,麻烦给我点水,快点。”握着勺子的手指泛起了铁青色。

  宗像迅速将早就预备在手边的水杯递到了伏见手上,伏见大口大口地灌下,少年明显的喉结在仰起绷紧的脖子上上下游动,宗像轻轻拍打伏见的背部,“慢一点,伏见君,别着急。”果然,淡岛君的实力还是这么强悍啊,宗像的镜片闪着光。

  伏见借着大量水流才冲淡了口腔里奇怪的味道,胃里就像刚刚发过地震一样抽搐,啧,这是人间杀器吗,伏见拧着眉。

  “抱歉,伏见君,可能是放久了。”宗像松开扶住伏见的手,将溃塌了一角后仍然闪烁着可怕红光的“红豆山”移到了茶几的角落里,“我也是第一次尝试,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伏见心有余悸地盯着角落里的“红豆山”,“没关系。”他咬着牙回应,宗像碍眼的微笑还挂在脸上,伏见舌尖抵着牙齿和上腭,发出低低的啧声,啧,这混蛋是故意的,“但这不是宗像先生第一次收到这份礼物吧。”伏见问得有些咬牙切齿。

  “不,是第一次,第一次正式收下,前几次都婉拒了。”宗像转身处理食材,将鱼鳞在水流下剔净,把鱼脊和鱼刺切除,再用另备的白巾拭干多余的水分,宗像从刀架上提出专用的解鱼刀,在磨刀石上来回快速摩擦。

  宗像对着光稍微确定了锋利度,以武士拔刀的姿势抽出了刀,刀尖抵着鱼身,好像他面对的不是砧板上的鱼肉,而是阻碍道路的敌人,刀光闪烁,手腕移动,瞄准的似乎不是粉红肌理的鱼肉,而是敌人的首级,宗像背脊直挺,肌肉绷紧,再次放松的时候,鱼骨和鱼肉已经分离,鱼肉是刚好可以入口的大小。

  啧,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伏见感到了久违的头疼,“宗像先生,你是学习剑术的时候顺便学会的料理生鱼片吗。”

  “不,伏见君,生鱼片可是日本家庭的必备呀,我是先对生鱼片有敬畏再想学习剑术。”宗像继续以拔刀的气势处理配菜,简单的调味后,与生鱼片一起装盘。“当然,这是玩笑话。”宗像最后将擦好的山葵用刀尖挑起放在鱼肉旁。

  “啧。”

  “试试吧,伏见君,这回是安全的。”宗像笑着帮伏见布置好筷子,生鱼片的份量切得很足,用长盘子装着占据了整个矮桌,要不是角落里的“红豆山”太碍事了,伏见打赌宗像不会撤下。

  “啧,我开动了。”



—tbc

———————————————————————————

好吧,我借一发更新来蹭蹭运气,希望我高考成绩爆棚😌
 



《17岁,23岁》总目录
  

评论
热度(20)
©私は水色 | Powered by LOFTER